阔里吉思:忽必烈的外孙,远征蒙古骑兵时被俘虏

1298年,地点西域,元军乘胜追击,遭遇10万蒙古骑兵合围。激战中,忽必烈的外孙阔里吉思被俘虏,他拒绝迎娶察合台汗国的公主,不屈而死。

阔里吉思,元朝名将,忽必烈的外孙,骁勇善战,文武双全。阔里吉思是蒙古汪古部人,出身将门世家。1261年,忽必烈与弟弟阿里不哥开战,蒙古名将阿蓝答儿率7万骑兵进入陕西,横扫关中。耀碑谷之战,汪古部骑兵突袭成功,扭转战局,忽必烈取得战略主动。

忽必烈能够继位,汪古部功不可没,因而在元朝的地位非常高。阔里吉思相继迎娶元朝两位公主,地位更是显赫无比。阔里吉思的母亲,是忽必烈的次女月烈公主;阔里吉思的首任妻子,是真金太子的女儿忽答迭迷失公主;阔里吉思的继室,是元成宗的女儿爱牙失里公主。

从小就受忽必烈的宠爱,又迎娶两位公主,阔里吉思是人生赢家。此外,阔里吉思非常喜欢儒学,跟中原士大夫往来密切,是真金太子的铁杆支持者。

1260年,忽必烈、阿里不哥相继称蒙古大汗,蒙古汗国内部陷入混战。漠北诸王,以及西域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支持阿里不哥,不认可忽必烈大汗的合法性。1271年,忽必烈改国号为“大元”,倾向于中原文化,更是引起蒙古宗王的不满。

元朝建立后,忽必烈及其后代出征漠北、西域的频率比汉朝、唐朝还要强,作战的规模更加大,场面更加壮观。要知道,元武宗海山继位之前,就长期在漠北和西域征伐,跟钦察汗国、窝阔台汗国、察合台汗国进行厮杀。

为了行文方便,下面描述的战争,窝阔台汗国、察合台汗国的部队,称之为蒙古骑兵。阔里吉思所率领的部队,称之为元军。大多数时候,除了伊尔汗国,西域宗王并不认可元朝,被打败后才勉强默认,很快又反悔。

西域宗王不服,元成宗铁穆耳持续出兵征讨,阔里吉思是前锋大将,主帅是阔阔出,后换成海山。阔阔出能力一般, 胎盘滞留遇上海都、笃哇等雄主,自然不是对手。海都,窝阔台的孙子,骁勇善战,足智多谋,是窝阔台汗国的实际创立者,跟忽必烈厮杀数十年。

笃哇,察合汗国君主,是海都的铁杆盟友,骁勇善战。笃哇在位期间,多次出兵印度,兵临德里城下,德里苏丹国压力很大。拖雷系的伊尔汗国,也是笃哇重点出兵方向,双方争夺呼罗珊地区,不分胜负。

海都、笃哇御驾亲征,阔阔出不是对手,但阔里吉思很能打,元军基本能阻挡蒙古骑兵的攻势,守住西域。可惜的是,阔阔出太过大意,最终还是坑了阔里吉思,让元朝损失了一位大将,西域局势更加混乱。

1297年,宗王也不干对元成宗不满意,倒向海都、笃哇,率数万兵马犯境。阔里吉思随军出征,率千余兵马昼夜兼行,直奔也不干大营而去。此时,正值酷热的夏季,士兵疲惫不堪,营地又吹起大风,尘土飞扬,视线模糊,众将担心被包围,便建议撤军。

阔里吉思力排众议,以卫青当年漠北之战的奇迹说服众将,然后率兵从两侧发起进攻。也不干猝不及防,又不知道元军数量多少,不由阵脚大乱。即便如此,蒙古骑兵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阔里吉思虽说击败对手,但也身中三箭。

《元史》记载:“策马赴战,骑士随之,大杀其众,也不干以数骑遁去。阔里吉思身中三矢,断其发,凯还。”此次战斗,阔里吉思崭露头角,接下来的西域作战,他就是主角。

与汉朝、唐朝、明朝类似,忽必烈入主中原后,元军远征漠北、西域,都需要从各地抽调士兵。部队集结、后勤补给、各部配合,都是一大问题,想要击败以骑射见长,机动性非常强的游牧骑兵,将领必须有过人的才干。

阔里吉思率骑兵先出征,岳父大人成宗皇帝给他践行。前锋骑兵抵达伯牙时,遇到笃哇率领的蒙古骑兵主力,双方力量对比悬殊。众将建议先扎下大营,等待元军主力抵达后再决战,阔里吉思再次拒绝,乘着对手犹豫不决之际,主动发起进攻,笃哇溃逃而去。

笃哇溃逃,阔阔出率领的主力也抵达西域,元军士气如虹。此时,阔阔出犯下了一个错误,他认为冬季已经来临,大雪封山之时,蒙古骑兵不会来挑战,等来年冰雪融化后再进行决战,因而放松戒备。

阔里吉思不认可阔阔出的观点,与他的宴会上争论,说海都、笃哇不是一般人,不能轻视对手。阔里吉思虽说是驸马爷,但也阔阔出是宗王,阔里吉思也无可奈何,只能自己戒备,以防不测。

果然不出所料,海都、笃哇得知阔阔放松戒备后,冒着严寒大雪出征,突袭元军大营。阔里吉思早有防备,元军在蒙古骑兵来袭路上设伏,三战三捷,海都、笃哇撤退,元军乘胜追击。此时,如果元军主力还在,海都、笃哇将提前败亡。

但是,阔阔出认为海都、笃哇不会犯境,早就把主力调回内地休整,想增援也来不及,阔里吉思只能孤军奋战。海都、笃哇再次反杀,十余万人包围万余元军,阔里吉思战马负伤摔倒,被笃哇俘虏。

阔里吉思能打,笃哇想拉拢他,便打算劝降,并将公主嫁给他,让阔里吉思当察合台汗国的驸马爷。阔里吉思拒绝笃哇的美意,直言:“帝婿也,非帝后面命,而再娶可乎。”笃哇劝降不成,便处死阔里吉思,然后继续率兵东征,西域局势一片混乱。

参考书目:《元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