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防长否认朝鲜发射火箭弹违反军事协议 尹锡悦怒批

  原标题:韩防长否认朝鲜发射火箭弹违反军事协议,尹锡悦怒批“包庇”

  (观察者网讯)想迁总统府,被说劳民伤财、费时费力;指责朝鲜射弹违反军事协议,又遭“拆台”……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近日屡屡与候任总统尹锡悦唱反调,最近一次在朝鲜局势上的分歧,终于让尹锡悦方面怒批军方“包庇朝鲜”。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截图

  此前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军方20日表示,当天上午朝鲜在平安南道肃川一带向西部海域发射4枚火箭弹(朝鲜和韩国均称“放射炮”)。有分析称,这可能是朝军冬季训练的一环,或是在进行改良型火箭弹性能试验。

  尹锡悦当天随即在总统职务交接委员会办公室主持召开首次干事团会议时表示,朝鲜此举公然违反韩朝《九一九军事协议》。他还称,今年朝鲜共进行了11次导弹试射,但发射火箭弹尚属首次。

  然而,防长徐旭却在两天后毫不客气地拆了他的台。

  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图片来源:韩联社

  22日的国会国防委员会全体会议上,面对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闵洪喆的相关提问,徐旭指出,朝鲜射弹地区在韩朝缓冲水域以北,并不属于《九一九军事协议》规定范围内。当天,另一位军方人士也就朝鲜射弹地点和导弹落地地点的提问表示,重点在于朝鲜没有在缓冲水域进行发射。

  朝韩双方在2018年签署《九一九军事协议》,规定从西部海域韩方德积岛以北地区,至朝方南浦附近椒岛以南地区的135公里海域为缓冲水域;在该区域,双方应全面停止海上军事演习和火炮射击等行为。肃川一带地处平壤以北约60公里,距离椒岛更是相隔100公里,不仅不在协议范围内,还离得很远。

  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对此,尹锡悦发言人金恩慧随后便向媒体发布资料称,韩国军方的说法显然是在“包庇朝鲜”:“在不清楚(火箭弹)发射地点和降落地点的情况下,主张朝鲜的炮击行为没有违反《九一九军事协议》,(徐旭的表态)只能被看作是保护朝鲜的行为。”

  不过,相较尹锡悦直指朝方“违反协议”的说法,金恩慧当天修改措辞称,朝鲜发射火箭炮确实“有违协议精神”,缓和了语气。

  此外,金恩慧还继续在23日上午的例行发布会上强调,问题不在于火箭弹从哪里发射。“如果是经过我们国民的头顶,且飞过我们的领空的话, 阿斯达年代记当然要提出问题了。”金恩慧说。

  二人结下的梁子不止于此。对于尹锡悦要“搬家”至国防部大楼的雄心,徐旭也质疑整体安排太赶。

  在22日的国会国防委员会全体会议上,国防部提交报告称,总统府迁址计划公布6天前国防部才接到通报。为总统府入驻腾出办公楼至少需要4周左右的时间,总统职务交接委还要求国防部摸索方案,尽可能利用现有办公楼,不租赁民间写字楼或新建楼宇。

  徐旭当天表示,在不调研可行性的情况下过快安排搬迁,引发了不少忧虑;如果充分征求了国防部和军队的意见,本可将搬迁争议降至最低。

  在关键的搬迁费用方面,徐旭则称,尹锡悦方面估算的数字比国防部推算出的数字更低。

  国防部大楼(右)和联合参谋本部大楼。图片来源:韩联社

  考虑到交接委的要求,国防部内6500号人将分散搬迁到10多处,其中指挥部和作战、战备部门室等核心部门迁入隔壁的联合参谋本部办公楼,联参本部的情报、作战、指控部门则不搬走,既有的联参本部最终将南迁至首尔冠岳区南泰岭。但此前尹锡悦方面给出的496亿韩元(约合2.60亿元人民币)中,并不包含联参本部搬迁费用或新建官邸费用。

  对此,金恩慧曾在21日表示,新建办公楼的费用大约在1200亿韩元左右。徐旭22日称,这个数字似乎和国防部推算的数字“不太一样”。

  他指出,2010年兴建现联参本部大楼时就花费了约1750亿韩元,如今物价上涨,再加上在联参本部工作的工作人员的宿舍等,费用只会更高。

  《中央日报》还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称,496亿韩元只是目前估算的青瓦台和国防部的迁移费用,“如果将分成10多个地方的国防部重新集中到一个地方,并将联参本部等多个军队相关设施连环迁移的费用等推算下来的话,需要5000亿韩元以上”。

  更“劳民伤财”的是,国防部工作性质特殊,其办公楼的窗户无法推拉,也就无法像小区搬家一样使用云梯,只能用电梯搬迁;据搬家公司预估,要不分昼夜24小时搬运,才能在20天内搬完。

  此外,徐旭还指出,上半年韩美联合军演就在4月举行,此时搬迁“是有点危险和负担的时期”。

  对于外界有关换届期间搬迁或造成国家安全防线松懈的担忧,徐旭则表示,从军事角度看,要明确区分现任总统文在寅作为韩军最高统帅行使职权的时期和以后的时期。言下之意是,总统任期结束前,目前的军队最高统帅文在寅对国安戒备态势负有最终责任。

  问及一旦政权过渡期出现国安漏洞或空白期,该由谁负责时,徐旭回答,要由目前的指挥权行使者负责。

  尹锡悦。图片来源:纽西斯通讯社

  尹锡悦此次仓促宣布“搬家”,事实上招致政界、军界和民众的多方批评。

  不仅青瓦台直接公开发声“不支持”,尹锡悦的特别顾问、前科学技术部长官金荣焕21日也在脸书上发文“揭短”称,秘书室长张济元、国民统合委员长金汉吉、均衡发展特别委员长金秉准等都建议不要仓促行事,但尹锡悦仍强行推进搬迁计划,直接召开记者会宣布决定。

  不过,金荣焕也解释道,有人认为这是“帝王式的决定”,但对于尹锡悦来说是独自经过苦恼后作出的决定。

  据《韩民族日报》报道,国民力量党党鞭金起炫也曾对仓促计划表示担忧,但是尹锡悦拒绝了这些意见。曾在选举对策本部工作的国民力量党相关人士在接受该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尹锡悦身边有很多不要仓促行事的意见,但尹锡悦一旦下定决心就会走到底,所以并没有接受这些意见。

  直接承受搬迁结果的军方当然更是怨声载道,认为国防部大楼搬迁案完全不顾军方的立场。

  《韩民族日报》援引韩国军事专家、前正义党议员金钟大(音)的话称,国防部是军事重地,将总统办公室搬迁至此是“完全无法理解的蛮横行为”,是在“制造安保紧急状态”。更何况国防部和联参是军事重地,比青瓦台戒备还要森严,这不符合尹锡悦“与民沟通”承诺。

  该报还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军方高层人士称:“在这次选举中,很多人支持保守党的原因也是因为保守党认为军心是国家安全的重要部分,但遇到这种情况,很多人开始抱怨‘部队是软柿子吗’、感觉‘受到了背叛’等。”

  此外,截至发稿,韩国民间在青瓦台官网问政平台发起的反对迁府请愿,也已经有超过45.5万人签署。韩国民调机构Media Tomato于22日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也显示,近六成韩国民众反对尹锡悦的“搬家”大计。按照规定,联名请愿超过20万人时,将由相关秘书官或有关部门长官亲自进行回应。

  青瓦台官网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