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一个日本人想排练白毛女,给中国写信要资料,田汉:给!

2021年,一个名叫森下洋子的70岁的日本芭蕾舞演员,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

现在我70岁了,演了40多年的白毛女,依旧在跳“喜儿”这个角色。对于到这个年纪还在跳芭蕾,还在演主演这件事,我自己也没想到。这可能是天意和我的使命。

图注:70岁的日本芭蕾舞演员森下洋子还在舞台上跳白毛女喜儿

一个日本人,怎么会跳中国的革命样板戏“白毛女”,还一跳就是四十多年?这个故事还要从1952年说起。

白毛女的故事第一次登上舞台,是在1945年的延安,当时鲁艺的艺术家们为了给七大献礼,根据晋察冀边区流传的“白毛仙姑”的故事排练出来了歌剧“白毛女”。

因为极高的艺术水平和感染力,“白毛女”对于中国的土地改革、解放战争中都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这部分的故事可以查看我上一篇写的相关内容。《白毛女延安首演,群众愤怒质问:为何不枪毙黄世仁?中央最后发文:应枪毙!》

新中国成立后,东北电影制片厂把白毛女的故事搬上了大银幕,拍成了脍炙人口的电影作品,1951年3月在全国上映后,立刻引发了观影热潮。

而日本人清水正夫在1952年竟然也看到《白毛女》的电影?!

他还要根据电影改编一部新的白毛女芭蕾舞剧!这是怎么办到的呢?

从新中国成立后,因为日本侵华战争,再加上抗美援朝战争的爆发,当时的中日两国几乎完全隔绝。

1952年,莫斯科召开国际经济会议,日本有三名代表冲破封锁参会洽谈多边贸易,与会的周总理敏锐抓住机会,邀请日本议员帆足计、宫腰喜助和参议员高良富(女)访华。

图注:1952年6月1日,帆足计、宫腰喜助和高良富三位国会议员与中国签署中日之间第一个民间贸易协定。

这三位日本议员也成为新中国外交史上的第一批日本客人。他们三日在北京签订了中日之间第一个民间贸易协定,参加了亚太地区和平会议筹备会,并到中国各地参观。

齐白石还给议员帆足计送了一幅画,从这以后,虽然中日官方合作依然阻力重重,但是中日民间外交的大门却打开了。

三位议员在回日本时,带着来自中国的许多产品,其中电影《白毛女》的录像带就在其中。

图注:齐白石送给日本议员帆足计的画--和平!

回到日本后,帆足计把电影《白毛女》的录像带交给日中友好协会的宫崎世民。宫崎看到这部电影后深为感动,于是他背着这部影片的录像带,在日本各地举办“《白毛女》上映会”,这才有了日本观众能在1952年就看到新中国的电影《白毛女》的故事,这也是日本观众第一次看到新中国的电影。

在这些少量的日本观众之中,有个松山芭蕾舞团的团长,他的名字叫清水正夫,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清水正夫在东京江东区的一个小会堂里看到了电影《白毛女》。

清水正夫曾经回忆自己第一次观看《白毛女》时:

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泪流满面,深深打动我的是中国人民追求国家解放的这种毅力。看完之后我就将它推给了松山,松山经我的介绍也深深爱上了这部电影。

图注: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

在看完电影后,清水正夫强烈推荐自己的妻子,著名芭蕾舞演员松山树子也要去看。影片中的喜儿的悲惨遭遇引发了他们强烈的共鸣,而且喜儿的经历也契合日本正在涌动着妇女解放的思潮, 阿斯达年代记而喜儿头发一夜从黑变白的戏剧效果更是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

于是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们要把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并在日本上演。

在1952年的日本,要改变一个来自新中国的革命电影,还要在日本上演……清水夫妇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图注:松山树子

但是他们面临的第一道难关却是资料不够!

他们只看了电影《白毛女》,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资料,于是清水正夫想到了直接跟中国索要,但是要找谁呢?

无奈之下,清水正夫试着给中国戏剧家协会写信,看能不能要到一些白毛女的资料。

当时担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的是著名剧作家田汉,他接到这份日本的信件后很是吃惊,但是对于白毛女能走向日本,这对中国文化也是一件大好事。

于是田汉把歌剧版《白毛女》的剧本和乐谱,以及大量中国歌剧的舞台剧照集寄给了清水正夫。

图注:田汉

有了这些资料,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的创作迅速推进。

到了1954年,日本作曲家林光参考歌剧版《白毛女》的乐谱,创作了芭蕾舞版《白毛女》的音乐。

松山树子为了体现芭蕾的特点,去掉了中国电影中喜儿穿的棉衣,专门为喜儿设计了一套白色的造型服装;

为了舞台效果,电影中喜儿灰白色的头发也被改成了银白色。

经过2年的辛苦排练,芭蕾舞剧排练完成。

图注:1955年的日本东京街头

但是第二个问题出现了,没有场地!

当时的日本还在战后恢复之中,各种演出剧场奇缺,一个场地经常排着多个剧团和艺术家,而且要先交钱才能获得抽签资格。

松山芭蕾舞团只是个小团,没那么多钱,但是就这么放弃了谁也不甘心。

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一商量,咬牙抵押了自己的房产和土地,从银行贷款拿到了预定剧场演出的钱,才得以参与抽签,最终松山芭蕾舞团抽到了1955年2月12日和2月18日两天的演出时间。

1955年2月12日,芭蕾舞剧《白毛女》在东京日比谷公会堂首演,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都对那一天记忆犹新。

图注:松山树子版白毛女

清水正夫回忆道:“那天天气非常冷,但是观众人山人海,连补座都没有。看上去,大部分的观众都是大学生和工人等年轻人。”

松山树子则说:“我还很清楚地记得芭蕾舞《白毛女》的首演,我亲自感受到观众的热情,我只是拼命地跳舞。谢幕的时候,观众的掌声经久不停。我看到前排的观众都流着泪水,有的甚至大声地哭了起来,台上的演员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都流着眼泪谢幕”。

芭蕾舞剧《白毛女》在日本一炮而红,在之后的四年间就全日本上演了40次之多。

图注:日本“喜儿”扮演者松山树子

恰好1955年3月,中国贸易代表团访日,中国代表团看到了日本版的《白毛女》,而松山树子刚好在赫尔辛基代表日本文艺界世界和平大会,于是中国就以中国文联主席郭沫若的名义邀请松山树子访华。

1955年10月1日,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和使节在北京饭店出席国庆晚宴,周总理在宴会上对外国友人和记者说:“诸位,今天有日本的‘白毛女’松山树子女士光临,而且这里还有中国的‘白毛女’,我荣幸地把她们介绍给各位。”

总理说:田华是电影“喜儿”,王昆是歌剧“喜儿”,松山树子是芭蕾舞“喜儿”,你们是中日友谊的象征。

图注:总理和三位“喜儿”合影,右一田华,右二松山树子,右三王昆

宴会上,总理还对松山树子的松山芭蕾舞团发出了邀请。

松山树子回到日本后,积极筹备带团访华事宜。但是《白毛女》一来是是来自中国的作品,表现的还是反抗压迫的革命主题,在日本上演时经常受到各种阻挠;二来中日双方因为日本并未彻底反省战争,双方关系一直难以正常化。

一直到了1958年,松山芭蕾舞团才得以第一次访问中国。

1958年3月3日到5月1日,松山芭蕾舞团一行46人访华,代表团先后在北京的天桥剧场、重庆的人民礼堂、武汉的中南剧场、上海的人民文化广场等地公演《白毛女》、《胡桃夹子》等剧目,受到热烈地欢迎。

图注:松山树子和歌剧白毛女的扮演者王昆等合影

1958年3月14日的《人民日报》更以三篇报道的篇幅详细介绍了松山芭蕾舞团在北京演出的经过,其中一篇写到:

一千五百多首都观众以长时间地热烈鼓掌祝贺这次演出的成功,日本艺术家们不得不连续谢幕多次。陈毅副总理、郭沫若副委员长、沈雁冰部长等人出席观看了今晚的演出。

1964年松山芭蕾舞团第二次访华,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1971年松山芭蕾舞团第四次访华,此时扮演白毛女“喜儿”的是松山树子的儿媳妇,也是著名芭蕾舞舞者的森下洋子,森下洋子也受到周总理的接见。

从此之后,森下洋子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她今年七十岁,演了五十年的白毛女,至今依然活跃在舞台上。

图注:1978年邓颖超与王昆(左一)森下洋子(左二)、田华(右一)、松山树子(右二)

松山树子曾说:由日本人来演绎在二战时在延安创作的《白毛女》这部作品,他们觉得这应该是作为日本人能做到的最棒的一件事。可以说,我们在用这种方式向中国人民表达日本人深藏心底的忏悔之情。

森下洋子也认真地表示:“因为日本曾对中国犯下罪行,我演出时也有一种谢罪的心理,我希望用艺术之美抚慰人们心灵,呼吁世界和平。”

优秀的艺术作品是直达人心的,像《白毛女》这样经典的作品更是具有极大的感染力,不但在中国的土改运动和解放战争中起到了巨大的宣传教育作用,在日本等国的演出同样起到了很好地宣传教育作用。

图注:前排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后排森下洋子和清水哲太郎

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曾先后十七次来华访问演出,被誉为中日“芭蕾外交”的友好使者。

在疫情期间,日本松山芭蕾舞团还齐声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并一起呐喊:“我们爱中国!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人类加油!”

在中日关系上,我们还是需要多多鼓励像松山芭蕾舞团这样持之以恒的对华友好团体。

今年的3月7日,由我国青年指挥家金刚执棒,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为观众带来多部经典歌剧插曲。

其中就有经典的《白毛女》、《江姐》、《红色娘子军》序曲等,共同铭记那铮铮岁月,敬畏英雄女性。

文/以史为鉴

图/网络

参考资料/

周恩来与日本《白毛女》

我为日本“白毛女”森下洋子女士拍照

“芭蕾外交”:日本《白毛女》首次访华的历史背景

这个外国舞团60多年都在演一个来自中国的故事

松山芭蕾舞团声援中国抗疫 勾起国民许多美好回忆

第一位芭蕾版“白毛女”扮演者松山树子逝世,享年98岁!

别了,松山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