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的大唐最强朋友圈

孟浩然像

《孟浩然诗意图》清王翚

□ 彭小乐

盛产诗人的唐朝,孟浩然堪称是一名“怪咖”。他是一位追求诗意、随性和自由的“翩翩少年”,喜好流连于山水田园之间,却功利心异常强烈,但追求仕途之路又十分坎坷。他恃才傲物,为人并没有那么平和,却和很多大名鼎鼎的文豪成了好朋友:李白、杜甫、王维……孟浩然给他们写诗,他们也给孟浩然写诗,世人曾这么形容:杜甫给李白写了很多诗,李白却很少写给杜甫,因为李白把自己的诗都写给了孟浩然。一个事业堪称一塌糊涂的男人,是如何写出那些风轻云淡、浑然天成的田园诗歌的?

壹隐居鹿门山写下千古名句

孟浩然的才华,世人皆知。出身于书香门第的他,自幼饱读诗书。就在很多年轻人十年寒窗苦读诗书考取功名的时候,他却选择做一个“唐朝李子柒”,和好友张子容隐居在鹿门山,每日游山玩水,看书作诗,不亦快哉。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路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夜来去。——孟浩然《夜归鹿门歌》孟浩然的诗,多是五言绝句,主要表达的是自己的隐居生活,诗风清淡自然,钟情于山水之间,如同山水画的大写意一般,将田园生活写得生动有趣、意境清迥、韵致流溢。落景余清辉,轻桡弄溪渚。泓澄爱水物,临泛何容与。白首垂钓翁,新妆浣纱女。相看似相识,脉脉不得语。——孟浩然《耶溪泛舟》眼前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落日余晖,渔舟唱晚,碧水清清,清溪泛舟,无比从容悠闲,白头老翁端坐于岸边垂钓,新妆的少女临水清洗衣衫,彼此对望着好像曾经相识,却只能脉脉相视无缘攀谈。而孟浩然恰巧路过,于是记录下了这唯美的一刻。鹿门山的生活是美好的。一天早上,孟浩然醒来,推开门走了出去,外面春意盎然,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睁开了眼。孟浩然文思泉涌,走回屋中写下了这首千古名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孟浩然《春晓》让孟浩然没想到的是: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只要我们提到唐诗,几岁小朋友最开始背的,依然是这首《春晓》。我们不知道孟浩然在鹿门山究竟待了多久,但那一定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贰最强朋友圈催生千古“送别诗”

孟浩然的才华,吸引了很多粉丝,就连大名鼎鼎的李白、杜甫、张九龄、王维、王昌龄都和他成为了挚友。于是,唐朝最强大的“朋友圈”就此诞生,因为这些友情,孟浩然也创造出一系列惊为天人的“送别诗”。最先告别隐居生活的是孟浩然的好友张子容。公元711年秋天,张子容决定不再跟孟浩然一起游山玩水了,进京赶考考取功名,告别和孟浩然一起隐居的鹿门山。“你怎么就走了呢?你怎么就背叛了我们当年的理想了呢?”痛心疾首的孟浩然,象主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夕曛山照灭,送客出柴门。惆怅野中别,殷勤岐路言。茂林予偃息,乔木尔飞翻。无使谷风诮,须令友道存。——孟浩然《送张子容进士赴举》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祝你鹏程万里,金榜题名,我将继续隐居在这茂林之间,他日你若考取功名,飞黄腾达,请不要忘记我们的友谊长存。果然,张子容考中了进士,但是官运不顺畅,几经周折,被贬为乐城尉,就在今天的浙江省乐清市。孟浩然得知好友被贬,立马启程去看望,这时候,他们已经分开 15年了。这次相逢感慨颇多,孟浩然写了好几首诗,纪念他们的这场重逢。逆旅相逢处,江村日暮时。众山遥对酒,孤屿共题诗。廨宇邻蛟室,人烟接岛夷。乡关万余里,失路一相悲。——孟浩然《永嘉上浦馆逢张八子容》虽然十多年未见,友情并未疏离,这就是孟浩然与张子容的友情,这是他一辈子的挚友,交游之中,通脱倾盖,机警无匿。孟浩然的第二个好朋友就是大诗人王维。40岁以后的孟浩然,终于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告别隐居生活,进京考科举谋取功名。前半生逍遥自在的他却要落入俗世,自然很难适应,因而四处碰壁。公元729年,孟浩然第一次进京考进士,名落孙山,当了一年“北漂”,看不到希望,最终还是决定回到襄阳。在京城的日子里,陪伴他的就是好友王维。临走前,他送给王维一首诗: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孟浩然《留别王维》王维和孟浩然都是田园派诗人,懂得彼此,王维并没有劝孟浩然留下来继续奋斗,他知道,那片山水,才是孟浩然的归宿。于是,王维提笔写道:杜门不复出,久与世情疏。以此为良策,劝君归旧庐。醉歌田舍酒,笑读古人书。好是一生事,无劳献子虚。——王维《送孟六归襄阳》王维劝孟浩然:回乡隐居吧!人世间的纷纷扰扰太过复杂。而孟浩然接受了好朋友的建议,重新回到那片山水之中。

叁设宴王昌龄未忌口旧病复发离世

公元735年的春天,襄阳刺史韩朝宗准备到京城去一趟,他准备带上孟浩然,把他举荐给朝中的同僚,给他谋个一官半职。到了出发的时间,左等不来右等不来,韩刺史急了,派人去催,结果孟浩然回话了:“我在跟一个好朋友喝酒,兴趣正浓,没工夫!”这可不是孟浩然任性,和他一起饮酒的,正是大名鼎鼎的“诗仙”李白。李白一生,桀骜不驯,自恃清高,很多人都不放在眼里,包括他的前辈李邕,同辈王昌龄、高适,晚辈杜甫,几乎都看不到李白对这些人的诗才有所称赞,唯独对大他12岁的孟浩然,李白瞬间秒变“小迷弟”。为此,李白还给孟浩然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赠别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朋友的一片深情,都在这首千古名句当中。孟浩然的诗歌,钟情于山水之间,抒写个人心怀和感悟,给当时的唐朝文坛带来了新鲜气息,李白称颂他“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杜甫点赞他“清诗句句尽堪传”,这样的孟浩然,即使没有功名,也早已功成名就。740年,大诗人王昌龄到襄阳去拜访孟浩然。此时的孟浩然得了一种叫“痈疽”的病,有点类似现在的败血症,医生嘱咐他千万不要吃鱼和虾,否则会危及生命。性情豪爽的孟浩然,看到好友的到来特别开心,设宴款待,两人桌上觥筹交错,相谈甚欢,酒席宴前,一道襄阳名菜上了餐桌——汉江查头鳊,这是一道美味的河鲜。任性忘乎所以的孟浩然大吃特吃起来,又喝了好多酒,吟诵了好多诗。几天后,孟浩然的痈疽复发,就此永远闭上了眼睛,时年52岁。王维得知老朋友去世,哭得特别伤心,他为自己的好友写了最后一首诗:故人不可见,汉水日东流。借问襄阳老,江山空蔡州。——王维《哭孟浩然》对王维来说,高山流水遇知音,孟浩然这一走,世上再难找到懂得彼此的人。这就是最好的友情,岁月可鉴。李白、杜甫、王维、王昌龄、张九龄……这便是“翩翩少年”孟浩然打造的超强“朋友圈”,它并没有给孟浩然铺就一条通向功名利禄的大道,但却让我们看到了人世间真正的友谊,感受到文人间的惺惺相惜,留下了一首首千古绝句。

据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