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工之侨献琴》

再读《工之侨献琴》

江雁

图片

好的文章,总是值得人细细咀嚼。《工之侨献琴》便是这样的好文章。它出自替朱元璋出谋划策打天下的军师——刘基刘伯温的笔下,是寓言体政论散文集《郁离子》中的一个小故事。

郁,有文采的样子;离,八卦之一,代表火。郁离,即文明。刘基谓天下后世若用斯言,必可抵文明之治。所以,《工之侨献琴》故事是小,寓意却未必浅。我们先来看原文:

工之侨献琴

工之侨得良桐焉,斫而为琴,弦而鼓之,金声而玉应。自以为天下之美也,献之太常。使国工视之,曰:“弗古。”还之。

工之侨以归,谋诸漆工,作断纹焉;又谋诸篆工,作古窾焉。匣而埋诸土,期年出之,抱以适市。贵人过而见之,易之以百金,献诸朝。乐官传视,皆曰:“希世之珍也。”

工之侨闻之,叹曰:“悲哉世也!岂独一琴哉?莫不然矣!而不早图之,其与亡矣!”

遂去,入于宕冥之山,不知其所终。故事其实很简单:一个叫侨的斫琴师,得到一块上好的桐木,把它做成了琴,献给太常寺主管。

主管通常不一定是专家,他们都是管专家的,不过他能找来专家——也就是国工——来鉴赏一下这琴到底怎么样。不知道该专家同志是不是当时心情不太美丽,看了琴以后,罔顾它“金声而玉应”的美好, 造物一句“弗古”,便让这琴灰头土脸又送还工之侨手中。

工之侨这个人也挺逗,你说我的琴“弗古”,那我就把它做成“古”的给你瞧瞧。我们来瞅瞅他的一系列操作:找漆工为琴做断纹,找篆工在琴上雕出古代的款式。如此还不够,他又把琴装到匣子里埋入土中,一年以后才把它挖出来。

做旧做得如此走心,工之侨绝对算得上造假行业的祖师爷了。今世造假者众,能以假乱真的也不在少数,但真达到工之侨这样境界的,恐怕还是不容易找到。

闲话少说,我们继续分析文章。

琴挖出来以后,工之侨这回不再上杆子献琴了——他要搞曲线救“琴”。于是,这床本就音色优美和谐,而今又兼具高古典雅之气的琴,在热闹的集市上出现在世人面前。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时它的出场一定是要多拉风有多拉风,而且一定招致多方赞叹。因为最终,这床“古”琴被一位权贵相中了,不但“易之以百金”,还将其“献诸朝”。结果就是,朝堂之上的乐工们对此琴也是赞不绝口,以为世所罕见。

行文至此,其实文章是可以结束了的:故事有始有终,有细节有高潮,既调侃了那些只看表面而不知探究本质的所谓专家们,又影射弄虚作假之风得以盛行的社会根源。

不知道工之侨自己有没有想到,仅仅时隔一年,他的琴便由“弗古”而成了“希世之珍”。或许他是想到的,否则,他没有必要花大力气去伪饰它。或许他并不曾想到,只是想考验一下,这世道究竟荒唐到了何种程度。但无论想到与否,都足见工之侨绝非普普通通的工匠。

刘伯温当然更不是普通人。他是类似诸葛孔明、堪比张子房那样的道家人物,一颗七窍玲珑心,不但神机妙算,还上晓天文,下通地理。据说当年他常帮助朱元璋与老天对话,一旦有收成不好,旱了、涝了的现象,他立马去求雨。求便求吧,他居然还敢让朱元璋下罪己诏。要命的是,这招还挺管用,罪己诏一下,立刻天降甘霖。想想朱元璋这开国皇帝干的,真够憋屈。

如此非同常人的刘伯温,当然也会让工之侨更加不同凡响。所以,他接下来又写了工之侨得知此消息后的反应:

这悲催的世道,哪里只有琴这一件事是如此?所有事情都不过一个样儿。这我要是不早作打算,岂不是要和这操蛋的世道一起毁灭?老子惹不起,总还能躲得起。

于是,工之侨一咬牙一跺脚,自个儿跑到空洞洞又暗幽幽的山里去了,从此杳无踪影。还真是把“穷则独善其身”落实的彻彻底底。

刘基的《郁离子》写在元朝末年,其时他刚经历了官场上四起四落,正是郁郁不得志时,干脆弃官归隐家乡青田山中,发愤而著《郁离子》。工之侨的身上,未尝没有他自己的影子。不过他比工之侨幸运的是,他得到了朱元璋的赏识,也算是实现了“达则兼济天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